上海  |   黑龙江省  |   天津  |   吉林省  |   辽宁省  |   重庆  |   江苏省  |   山东省  |   安徽省  |   河北省  |   河南省  |   湖北省  |   湖南省  |   江西省  |   陕西省  |   山西省  |   四川省  |   青海省  |   海南省  |   广东省  |   贵州省  |   浙江省  |   福建省  |   台湾省  |   甘肃省  |   云南省  |   内蒙古  |   宁夏  |   新疆  |   西藏  |   广西  |   北京  |  
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 > 婚姻家庭咨询 >

婚姻家庭情感问题讲座:做个好女婿不容易

时间:2018-07-30 12:5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婚姻家庭情感问题讲座:做个好女婿不容易

各自尽孝心

胡来水在一家大公司搞策划,老婆名叫杨脆芝,是个川妹子,在一家销售公司当会计。夫妻俩有房有车,儿子在北京读大学,生活过得有滋有味。

这天,胡来水的父亲来电话说,胡来水的母亲得了急性阑尾炎,被送进了市医院,需要做手术,得去个人帮忙轮流照看。当天晚上,夫妻俩商量请假服侍母亲的事,杨脆芝说她们公司有规定,请假超过五天,年终奖泡汤;胡来水却说策划部经理升为副总了,他和另一位副经理正在竞争经理的职位,目前是考察的关键期,决不能缺岗。

夫妻俩正在争论不休,杨脆芝忽然接到远在四川乡下老家的母亲的电话,当即脸色大变,眼泪都出来了——她父亲突发胃痉挛住进了县医院。

这下没得争了,各自请假回家尽各自的孝心。杨脆芝风尘仆仆地赶到老家县城医院,来到病房,父亲正躺在床上挂吊瓶,母亲坐在椅子上打瞌睡。母亲一见杨脆芝,眼眶立马红了,拖着哭腔说:“小芝,你可回来了!”

杨脆芝每年只有春节有时间回老家看望父母,平时只是通通电话而已,父母在家种着几块旱地,相守着过日子。在这种情绪低沉的时候,见到难得一见的唯一的女儿,父母自然是悲喜交加。父亲叹了一口气,伤感地说:“我这身病,还不如死了干净!”

父亲年轻时下力太猛,吃饭也没有个准时间,落下了胃痛的老毛病,时好时坏。这次是贪图嘴快活,在亲戚家里多吃了几块红烧肉,多贪了几杯酒,胃病变严重了。好在问题不是很大,不需要做手术,在医院治疗一周就可以出院了。

杨脆芝在老家陪父母住了两天,临走时,母亲眼泪汪汪地送了一里多路。

杨脆芝回到家时,胡来水的母亲也出院了,胡来水已经开始上班。晚上,夫妻俩躺在床上,杨脆芝直叹气,胡来水关心地问怎么啦?杨脆芝说:“我爹妈都六十多岁了,爹有胃病,我又不在身边,万一有个头疼脑热的,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。”胡来水说:“也是,是该考虑他们养老的问题了,我们把他们接到城里来养老吧。”

虽然胡来水这些年攒了点钱,但是再买一套房的话,生活压力就变大了,租房住吧,租金不菲,每月得增加一笔开支,有点不划算。

夫妻二人最后决定,把杨脆芝的父母接到家里住,儿子的房间空着,正好利用。

同住的烦恼

岳父岳母住进来了,胡来水这个当女婿的刚开始还满心欢喜,每天一回到家就有热乎乎的饭菜等着他,不像原来夫妻二人谁先回来谁做。他也不用早起买菜了,省了不少心。可是过了不久,胡来水就烦心了。

問题出在岳父岳母和胡来水他们的作息时间不同上。胡来水夫妻俩属于夜猫子型的,晚上不到十二点是不会上床睡觉的,早上睡到七点才起来。可是岳父岳母晚上十点就上床睡觉,早上六点就起来了,这是在农村大半辈子养成的习惯。每天晚上十点一到,胡来水只好把电视机的声音调到最小,或者夫妻俩窝在卧室里用手机上网,再也不能像原来一样无所顾忌,十一点多了还可以跟着音乐哼唱歌曲。最不能忍受的是,胡来水不像老婆那样属于酣睡不醒型的,他属于敏感型的人,早上总是被岳父岳母起床后的轻微响动弄醒,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,上班后呵欠连天,头脑也不是很清醒。搞策划是费脑筋的活,头脑不清醒能出好方案吗?

胡来水虽然有点烦,可是他这个当女婿的不好表现出来,只能改变作息方式,晚上十点上床睡觉。只不过多年养成的习惯难以改变,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“烙烧饼”,怎么也睡不着。

一天晚上,夫妻二人窝在卧室里,杨脆芝说:“老胡,给你说件事,我父母想搬出去住。”

杨脆芝的母亲悄悄对她讲,他们自从搬进来后很不习惯。他们在农村住惯了,每天早睡早起无所顾忌,可以大声讲话,可是现在每天早上轻手轻脚像做贼一样,还是把胡来水弄醒了,他们从胡来水的脸色上就可以看出来睡眠不足。所以,为了胡来水,也为了能够自由自在不受拘束,他们想搬出去住。

胡来水其实也有这个想法,只是他不敢说出来而已,既然岳父岳母提出来了,他就乐得顺势而为。他对老婆说:“我爸妈住的是三室两厅的大房子,干脆让他们搬去和我爸妈一起住,他们老人的作息时间差不多,又可以相互照应。”杨脆芝担忧地说:“不知道公公婆婆同不同意。”胡来水说:“我去问问。”

第二天,胡来水抽空去了一趟父母家,把事情一讲,父母爽快地答应了。母亲高兴地说:“来水,我们就你这么一个儿子,你有难处,我们当然不能不管,反正房子够宽敞,让他们搬来吧,人多热闹,正好和亲家公亲家母亲近亲近。”于是,岳父岳母搬到胡来水父母家里去了。

相处不易

胡来水夫妻俩每天晚上都要抽空去父母家,看看双方老人相处得怎么样。令他们欣慰的是,每次去都是欢声笑语,女的常常结伴逛街,男的在一起下象棋,饭菜轮流做,相处得很融洽。

有一天,胡来水正在上班,忽然接到老婆杨脆芝的电话——双方父母吵起来了。胡来水夫妻俩急忙告假赶到父母家,只见双方老人怒目而视,气氛既紧张又尴尬。

夫妻俩把各自的父母拉进房间了解情况,回家后一合计,事情就弄明白了。其实相处融洽只是表面的,矛盾早就有,大都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一点一点积累,今天是总爆发。双方口味不一样,岳父岳母老家是四川的,四川人口味重那是全国闻名的,尽管岳父有胃病,口味已经清淡了很多,可是胡来水父母吃起来还是感觉很重。本来双方轮流做菜,说好相互照顾对方口味,可在做菜时总是忘记,慢慢地双方都有些不快,后来各自买菜做菜,分开吃饭。岳父性格比较大大咧咧,东西用过之后总是随意放置,可是胡来水的母亲有洁癖,看不得家里凌乱、不整洁,所以经常心直口快地说岳父几句,搞得岳父很尴尬。今天下雨,两家老人都没出门,岳父闲着无聊翻看这几天的报纸,看完后又随手扔在客厅的沙发上了,胡来水的母亲看到了,忍不住拉下脸抱怨了几句,岳父恼羞成怒回嘴,于是双方父母开始吵了起来。

事情闹到这份上,双方老人确实不太适合在一起居住了。胡来水夫妻俩一商量,决定给岳父岳母租一套房,搬出去住。

胡来水在离家不远处租了一套两居室,把岳父岳母安顿进去。

胡来水如愿以偿竞聘上了策划部经理的宝座,新官上任,工作忙得不得了,常常很晚才回家,也没有时间去探望岳父岳母,平时都是老婆一个人去的。

这天星期天,胡来水夫妻俩去看望岳父岳母。杨脆芝和母亲一起做饭,胡来水则陪岳父下棋闲聊。回家后,胡来水对老婆说:“爸妈的气色好像不太好。”杨脆芝叹了口气说:“当然不好了,整天窝在屋里,早晚会闷出病来。”

岳父岳母不会讲普通话,满口川腔土话,很多本地的老头老太太听不懂,而本地的老头老太太满口本地方言,岳父岳母摸不着北。当初岳父岳母和胡来水的父母一起住时,胡来水的父母讲普通话,又愿意耐着性子听,还能沟通顺畅。可是那些本地的老头老太太哪会耐着性子和他们沟通?所以岳父岳母在小区里根本找不到人聊天玩耍,只能窝在屋里。

胡来水听完后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本来想把岳父岳母接到身边养老,尽尽孝心,却事与愿违。岳父岳母就像农村原野里自由飞翔的小鸟,如今被关在这座陌生的叫作“城市”的笼子里,当然快乐不起来。

有了好去处

岳父岳母的事情一直挂在胡来水的心头,每逢熟人闲聊,就向别人打听有没有什么好办法。皇天不负有心人。有一天午休閑聊,办公室的同事小陈说起,他老家是城乡结合部附近的,他在市区买了新房,全家搬过来住,老家那里有一套农舍要低价脱手。胡来水忽然心里一动,提出来要去看看。

那套农舍是独门小院,还有几块菜园子,背靠一座小山丘,门前有一条小河。不但环境好,而且位置也不错,附近不远处有菜市场、百货市场、乡卫生院,两公里外有个高速公路出口,从市区上高速到那里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。

胡来水看过后,又把老婆和岳父岳母带过来看。岳父岳母喜不自禁,当即同意搬来,在这里养老不错,有菜园子侍弄,还可以在小河边垂钓,买东西、看病都方便。杨脆芝也觉得很好,居住环境很适合在农村住了大半辈子的父母,关键是路程不远,有什么事情,打个电话,开车一个多小时就过来了,比远隔千山万水的老家方便多了,而且房价很便宜。

胡来水当即买下农舍,简单装修后,帮岳父岳母搬了过来。胡来水计划好了,再过几年,岳父岳母行动不便时,给他们请个保姆。而且等胡来水夫妻俩退休后,也可以搬来这里养老。

星期天,胡来水夫妻俩拎着大包小包去探望岳父岳母,看着岳父岳母乐呵呵的好气色,他们终于放心了。

让胡来水舒心的是,他的父母提出来要去看望亲家公亲家母,化解上次的不愉快。父母如此大度,胡来水求之不得,抽时间带他们过去了。双方老人和好如初。

这天晚上,杨脆芝特地弄了几个好菜,拿出一瓶好酒,陪胡来水小酌几杯。胡来水感慨地说:“自从把爸妈接到城里来,折腾来折腾去,现在总算安心了。”杨脆芝举杯说:“来,老胡,我敬你,你对我爸妈好,我感谢你。说实话,你是个好女婿,说明我当初没看走眼。”

两人的酒杯欢快地碰在了一起……

 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首  页   |    机构简介   |    业务中心   |    青少年心理咨询   |    儿童心理咨询   |    婚姻家庭咨询   |    学员之家   |    观点交流   |    联系我们   |   
Copyright @ 2007-2011    山东省征信网 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 鲁ICP备14022256号-1  支持:中京网络